鸣智网络

“我深爱的家乡,一天天变富了变美了变好了”

时间:04-01/2020 04:45 | 点击次数:

“我深爱的家乡,一天天变富了变美了变好了”

——追记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舟曲县扶贫干部张小娟

2月28日,经甘肃省人民政府批准,舟曲县退出贫困县。

舟曲人民不会忘记,在这场脱贫攻坚的伟大征程中,曾有她年轻而坚定的足印。

在甘肃省甘南州舟曲县博峪镇的传说里,善良的人去世后,会化作圣洁的达玛花,盛开在藏乡的高山上,守护着这片热土。

而今在舟曲县江盘乡河南村的山坡上,长眠着一位叫张小娟的姑娘。她曾是众人瞩目的高考状元,在汶川地震后放弃北京的工作毅然返乡;她曾在泥石流废墟上向党旗庄严宣誓,只为能到灾区最需要的地方;她曾走遍全县208个村,遍访3万多名贫困群众,把自己的全部青春、智慧和热情注入脱贫攻坚。她把生命献给了家乡,她的事迹也留在了父老乡亲的心里。

她是人间圣洁的达玛,是藏乡最美的女儿。

回乡的状元

2008年6月,舟曲县高考状元张小娟从北京辞职回乡的消息让舟曲小小地沸腾了一番。毕竟,自舟曲一中1956年建校以来,所培养的文科状元大多在北京、上海、兰州就业,回到舟曲工作的,只有两人。

张小娟是2003年的舟曲县文科状元。那一年,她的父亲张生财在几千双眼睛的注视下登上舟曲一中的奖台,领回县上奖励的2000元奖金。

也是那一年,借着送女儿的机会,张生财第一次亲眼看见北京城,他说:“娟娟儿,好好学习,以后争取留在这里。”

带着父亲的祝福,张小娟在中央民族大学度过了四年读书时光。她是团支部的宣传委员。也因为她的“宣传”,同学们知道了纯净的甘南、美丽的舟曲。

快毕业的时候,同窗张新宇问她,以后最想做什么。她说,想一直坐在国图那棵银杏树下看书,听着风吹树叶的声音,等着太阳慢慢转过来照在南边那一排窗户上。

毕业后,张小娟入职一家五星级酒店,以高级管理人才身份落户海淀。如果一直留在北京,她将是衣着体面、妆容精致的HR,穿梭在央视旁边的办公大楼里,融入都市熙来攘往的人群中。

转折发生在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重创舟曲。在京工作的张小娟时刻关注着家乡灾情,连梦里都是舟曲。她打电话问姐姐张小慧:“我是不是很自私?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过好了……如果现在回来,我能做些什么?”

姐姐说,如果你回来,可就要去乡下,每天踩着泥巴跑。

然而,一个月后,张小娟回到舟曲,决定再也不走了。

一切似乎是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

2003年北上求学,临行前乡亲们在她的行囊里塞满了核桃、蜂蜜,还有五十、一百的现金表达心意。行囊最里面放着一个信封,上面写着“国家西部开发助学工程奖学金”。她说:“我以后有本事了,会回报的……”

大二暑假,她和师兄师姐去甘肃省会宁县支教。支教的地方没有水电,甚至无法洗脸洗澡,可她只感叹时光短暂,能为孩子们做的事太少。

支教结束后,她时常会收到学生的信。有一个孩子写道:“我是不会飞的大雁,如果说我是会飞的大雁,我一定带着健健来看小娟小姨。”

她牵挂会宁的孩子们,一如她牵挂自己的家乡。

1985年,张小娟出生在舟曲县曲瓦乡城马村。舟曲,是藏语“白龙江”之意,位于甘南州东南部,青藏高原东部和秦岭西部的山脉在此相交,白龙江自西北向东南咆哮而过。这里重峦叠嶂,沟壑纵横,坡陡水急,自然灾害频发。

在张小娟的笔下,城马村是寂寞的,寂寞是因为没有年轻人。在大学时代的文章《寂寞城马》中,她这样写道:“年轻一代”的人数占全村劳动力的一半以上,他们去外面打工,村子便空荡、寂寞。夏天的时候,走在城马的道路上,只见树木茂盛,不见人影,不闻人声,竟有种阴森之气。依照老人们的话说,他们见足了世面,可是,他们都去见世面了,村子谁来发展……

想办法发掘一切资源,创造有利条件,使村民在自己的土地上有事情可做,大概是留住劳动力的必要路径。

她看到家乡发展有困难,但也有希望:“城马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前途,高山上有蕨菜,花椒树在这里长得不错,城马不缺水,适宜各类果树生长,尤其是核桃。只是这些东西需要人去经营去管理,需要耐心地等待它们成长。”

张小慧还记得,中学时代,妹妹读完《青春之歌》就去剪了林道静的发型。那时的她不知道,很久以后,她将作为“甘南州青年五四奖章”的获得者,在甘南州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发言:“作为新时代的青年,把人生奋斗汇入时代洪流,以青春之我贡献青春之国家、青春之民族、青春之人类,应该成为我们超越小我的最大梦想。我很骄傲,我来自脱贫攻坚最前线,于我而言,实现我青春梦想的方式,就是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好这不平凡的工作……”

废墟上的党员

2010年8月7日晚11时许,舟曲县城东北部山区突降特大暴雨,降雨量达97毫米,持续40多分钟,引发三眼峪、罗家峪等4条沟系特大山洪地质灾害。总体积750万立方米的泥石流所过之处,皆被夷为平地。当时的舟曲一半陷入淤泥,一半淹在水中。

惊魂之夜,张生财带着儿子张建平和侄儿赵彦平,在家门口的城江大桥边用绳索、木板救上来13名同胞。次日一早,在立节镇驻村的张小娟闻讯赶来,即刻投入抢险救灾。

交通中断,救援力量紧缺,当地的“党员突击队”承担了最为危急险重的工作。当时,只有戴着“党员突击队”的袖标,才能在灾区的不同区域间自由走动。为了发挥更大的力量,到最危险、最需要的地方去,张小娟立即递交入党申请书。废墟之上,她庄严宣誓,从此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肩膀尚稚嫩的她,跟着党旗,和父老乡亲一起抢险救灾、重建家园。

连续十余日,张小娟忙着物资发放、灾情统计、防疫消毒等工作。有一次,她给姐姐打电话,说白天一不留神摔倒了,抬头一看,旁边竟是裹着泥水的尸体……二十多岁的姑娘心头一惊,镇定后又马上爬起来继续工作。

立节镇党委在张小娟的火线入党材料中这样评价:“她始终冲在抗灾救援的最前线,积极进行一线救援和物资运输工作,已具备一名共产党员应有的觉悟和品质。”

也正是在这场灾难中,张小娟与一线负责防疫工作的年轻医生刘忠明相知相恋。

母亲知道后有些忧虑:“这小伙子家里房子被泥石流冲走了,两个老人70多岁,这个条件你会很辛苦啊……”张小娟却说,困难是暂时的,人好最重要,以后的日子会好的。

这一年,张小娟参加了甘肃省优秀80后年轻干部选拔考试,她考了第一,刘忠明考了第二。

第二年,张小娟和刘忠明步入婚姻殿堂。再后来,他们有了一双可爱的儿女。

扶贫的女汉子

从立节镇驻村干部,到曲瓦乡副乡长、曲瓦乡纪委书记,再到舟曲县扶贫办副主任,这条蜿蜒崎岖的扶贫路,张小娟一走就是11年,她的足迹遍布舟曲县19个乡镇、208个行政村。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