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智网络

打造当代通俗文学经典

时间:04-01/2020 07:11 | 点击次数:

  通俗文学与严肃文学并无绝对分野,通俗与通雅可以相互转化

  20世纪以来,通俗文学(武侠、公案、言情等类型小说)是与严肃文学、“新文学”相对应而存在的。从五四时期直到20世纪80年代,与严肃文学相比,通俗文学地位相对不高。20世纪80年代以来,伴随当代文学多元发展,通俗文学获得新的发展空间。这一时期,以金庸、琼瑶作品等为代表的通俗文学风靡一时,形成阅读热潮。进入90年代,伴随市场经济发展,通俗文学风起云涌。同时,金庸研究、通俗小说研究也极大提升了通俗文学在文学界的地位。

  什么是通俗文学,什么是严肃文学?二者之间有明确的界限与区分吗?一方面,严肃文学与通俗文学的建构与区分有其合理性。二者的主要观念与追求不同,通俗文学注重文学的娱乐性,注重对类型传统的传承与重写,以及最大范围读者的认可;严肃文学注重的则是对现实人生的深刻摹写、对社会问题的深层剖析、艺术形式上的创新以及对读者精神的提升。另一方面,通俗文学与严肃文学并没有鲜明界限,并且存在相互转化的可能。比如,《红楼梦》《水浒传》在过去传统士大夫眼中是通俗文学,现代以来才被确认为中国文学的经典;金庸小说在20世纪80年代被认为是通俗小说,现在也入选教科书,成为某种意义上的经典。

  严肃文学更追求艺术性,通俗文学更注重大众性,但一味追求高深而忽视大众文学认同,文学将远离读者;一味迎合读者口味,缺乏艺术追求,文学也将失去精神引领作用。严肃文学也可写得通俗,通俗文学亦可成就经典,大众性与艺术性的融合才是文学的理想境界。

  通俗文学发展空间广阔,应以雅俗共赏为艺术追求

  进入新世纪,通俗文学发展进入一个更加广阔的空间,并与网络文学结合,发展出不同类型、不同模式的叙事方式,形成蔚为壮观的网络文学大潮。近年来更借助“网文出海”这一海外传播潮,引起社会各界关注。当前我国通俗文学发展呈现出勃勃生机,显示出巨大优势。

  一是创作者与读者数量巨大。据统计,2019年我国网络文学读者达4.3亿人,网络文学作者达千万之多。如此之多的作者同时进行小说创作,为人类历史所罕见,极大释放了文学生产力;二是类型的成熟与多样化。不仅科幻小说异军突起,“新武侠”方兴未艾,而且网络文学也发展出诸多不同类型,在各种大的类型之下又不断细分,读者阅读的“刚需”得到相当程度的满足;三是代表性作家作品不断涌现。如科幻小说作家刘慈欣、王晋康、韩松,网络小说作家唐家三少、猫腻、天蚕土豆、阿耐等,这些知名作家的出现开创或提升了某一类型的创作,推动了类型文学发展。比如刘慈欣的《三体》2015年获得“雨果奖”之后,使科幻小说这一在中国文学界较为边缘的类型获得广泛关注,带动科幻小说研究,也带动更多作者从事科幻小说创作,推动了科幻文化产业发展;四是与读者充分交流互动,并在互动中创造新的文体与新的交流形式。从报刊连载到网络阅读,再到全媒体IP开发,通俗文学与读者的距离越来越近,读者的参与感也越来越强,不断探索着文化生产新的可能性。

  通俗文学在迅速发展的同时,也存在良莠不齐等问题。比如过于注重娱乐化与消遣性,较少关注现实人生;创作上存在跟风现象,某个题材或类型受欢迎,便一窝蜂一拥而上;片面迎合读者趣味等。这些问题正在得到积极改观,比如近年来,网络文学开始关注现实题材,以现实主义精神观照时代生活,改变了网络文学的类型和文化构成,展现了更加丰富的社会场景与更加深刻的现实思考。在新时代,通俗文学如何书写新的中国经验与人类经验,并将之转化为雅俗共赏的艺术作品,考验着作家们的能力和品格。

  以精品意识、创造性和担当精神创作新时代通俗文学经典

  通俗文学要推出经典,走向高峰,需要汲取历史上优秀通俗文学创作经验。具体说来,就是要有精品意识、创造性和担当精神。

  精品意识就是要对创作、对读者认真负责,每一部都倾尽全力去写,争取立得住、留得下。金庸武侠小说一共15部,大多是精品,刘慈欣凭一部《三体》,将中国科幻文学推向世界文坛。现在网络文学创作往往要日更数千字,这使不少作者疲于奔命,顾不上精心构思、细心推敲,与精品追求构成一定矛盾。当年张恨水、金庸等人的小说也是在报刊逐日连载,但他们的创作态度极为认真,金庸小说成书后经历两次精心修改。这种创作态度值得今天的通俗文学作家学习和借鉴。以网络小说创作为例,平台和作者不应一味追求写作速度和数量,而应把创作质量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此外,许多网络小说都会经历实体出版的过程,作者应珍惜这一修改打磨的机会。

  创造性就是要有独特发现,并以独特艺术形式表现出来。通俗小说大多是类型化写作,好处在于轻车熟路,有固定模式可循,作者易于创作,读者易于接受,但问题在于缺乏新颖性,读多了难免有雷同之感。类型是通俗文学的重要资产,只有在类型写作中不断进化,通俗文学才能保持持久而旺盛的生命力,于此,作者的创造性便突显出来。如何突破固有模式,融入个人独特创造,考验着一个作家的本事和胆识。这要求作者既对时代变化保持敏感,又广泛吸取严肃文学创作经验,实现新的文学创造。

  担当精神就是要有高远文学追求,承担起文学的社会责任。通俗文学是高度重视读者的文学,但这不意味着一味迎合读者、迁就读者,为通俗而通俗,为娱乐而娱乐。通俗文学的通俗性、大众性,使其易于为读者接受,也易于与影视、动漫、游戏等领域联动而形成文化产业链,进一步扩展通俗文学与大众的沟通和连接。这种严肃文学难以比拟的传播力度和广泛性,对通俗文学提出更高要求。如何以通俗方式回应读者需求,同时保持较高的精神格调,对读者有所引领和提升,是通俗文学作者需要面对和思考的问题。通俗文学作家应努力创作出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俱佳的作品,力求做到思想性、艺术性与可读性的统一。

  通俗不是平庸,对既有文学类型敢破敢立、高扬精神价值、追求文化意义,通俗一样可以成为经典。期待通俗文学作家创作出更多雅俗共赏的精品佳作,不断攀登新的文学高峰。(李云雷)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