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智网络

呵护53万困境儿童 江苏合力织密未成年人保障网

时间:06-02/2020 07:11 | 点击次数:

5月31日,泗洪县志愿者向留守儿童赠送读本及学习工具。 许昌亮摄 视觉江苏网供图

  截至去年底,江苏共有1403.8万儿童,其中53.634万是困境儿童,约占儿童总数的3.8%。守护困境儿童,仍然任重道远。如何链接政府、家庭、社会的力量共同织牢保障网,实现儿童利益最大化?记者在“六一”前夕作了探访和调查。

  为他们再造家园

  凌晨4点,徐州市社会福利院已开启忙碌的一天:冲牛奶、配辅食、忙加餐、换尿片;抱着娃们晒太阳补钙,翻身做按摩康复锻炼,接送学龄孩子上下学……这里的24小时,就是“孩子妈妈”的24小时。

  和总人口相比,孤儿占比极少,但却是最脆弱,也是最需要保护的一个群体。记者采访获悉,目前全省共有2241名孤儿生活在43家儿童福利机构中,还有167名孤儿由政府寄养在家庭中。政府、社会和许多爱心人士在为这一极小的群体,倾注很多心血,只为他们“再造家园”。

  泽仁今年12岁,一年多前,他来到徐州市社会福利院生活。因为患有先天性脊柱侧弯,走路不稳、说话也不清楚的他情绪十分低落。

  经医院体检,泽仁智力正常,但生活不能自理。福利院决定,带泽仁去做脊柱侧弯矫正手术。术后短短一年多,泽仁的身体逐步恢复,还能自己洗小衣服。他最喜欢护理阿姨脸上的亲切笑容,他最爱捧着专门给他买的平板电脑学认字,他开始有了自信。

  “福利院的孩子,大多数属于重度残疾,还有不少刚出生不久的婴儿。朝夕相处、精心护理、给予关爱,他们都能感知得到。”韩慧是福利院的一名护士,和她一样,护理团队都很年轻,不少人还没成为母亲。但来到这里,母爱就油然而生,想要保护,想要为他们挡风遮雨,想要抚平他们的创伤。

  改革福利服务供给模式

  福利院里孩子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但要构建适度普惠型儿童福利服务体系,从“生存型”向“发展型”转变,从孤儿向困境儿童、农村留守儿童和所有有需要的儿童拓展,还有很多事要做。我省新制定的“农村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关爱服务体系的实施意见”提出,要推动常态化面向普通儿童的日常性、普遍性关爱服务,强化对遭受侵害儿童的临时性、应急性救助保护。

  作为民政部适度普惠型儿童福利制度建设的试点,张家港正在先行先试。前不久,有市民向张家港儿童保护热线反映,11岁女孩彤彤得不到安全的照料。当地困境儿童关爱中心迅速上门排查,发现负责监护孩子的大伯患上癌症,其母亲存在智力障碍,父亲有暴力记录。

  专业社工随即介入,上门对彤彤做自我保护教育,还为彤彤戴上安全手环。之后不久,彤彤通过手环主动联系社工,报告自己身体不舒服,还被反锁家中。社工及时报警,并将彤彤送医。经过评估,社工以突发事件为契机,报至上级部门,公安、儿童督导员、社工、律师等专业人员召开研讨会,共同制定保护方案。

  最终,彤彤父母签署无力照顾申请书,由当地村委会提出诉讼,撤销其监护权,指定合适监护人;彤彤的伯父被安置在当地敬老院。诉讼期间,彤彤住进市儿童福利院,由专职社工做适应性跟进服务。社工通过与彤彤建立可信赖关系,获得很多重要信息,并识别出危机状况,收集证据,获得司法机关支持,避免了彤彤陷于更大危险中。

  专业儿童社会组织的参与,正在改变儿童福利服务供给方式。截至目前,全省已累计投入1.5亿元福彩公益金开展公益创投,引导400多家专业社会组织为困境儿童提供服务。

  苏州市民政局儿童和残疾人福利处处长石波涛介绍,全市4421名困境儿童都已建起“一人一档”。像张家港,民政局是服务购买方和监管方,困境儿童保护中心作为枢纽组织,从“儿童需求视角”出发研发公益产品,再向社会募集专业力量。按照自身状况、家庭经济状况、监护能力等维度,枢纽组织将困境儿童分5个等级进行服务派单和经费结算。两年里,当地63个接受服务的个案状况有所好转,境况等级下调,最大程度避免权益受侵害事件发生。

  为他们提供制度保障

  小豪是滨海人,父母离异,和爷爷一起生活。孙莉是盐城市心语心理健康服务中心负责人,也是小豪和爷爷的“依靠”。家中有事,小豪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求助孙莉,孙莉也会及时为他们链接资源。孙莉的团队是省民政厅采购的47家专业服务留守儿童的社会组织之一,服务对象覆盖滨海县两个乡镇的农村留守儿童。

  随着保护力度的不断提升,截至去年底,全省农村留守儿童数量明显减少,目前为170604人,减幅达29.6%。所有留守儿童的受委托监护人均签订责任书,100%落实监护责任。

  制度保障是困境儿童最好的“盔甲”。省民政厅儿童福利处处长孙才洋为记者做了政策梳理:今年1月1日起,新的事实无人抚养儿童保障政策全面推开;全省对困境、留守儿童和事实孤儿等特殊儿童的保障标准处于全国前列,且每年提标;率先全面实施儿童收养评估制度……

  对监护不力的家庭,各级民政部门可依法申请撤销监护权资格。我国首例申请撤销监护权资格案件就由徐州市铜山区民政局作为申请人。南京市民政局儿童福利处处长吕芳介绍,南京在全国最早出台未成年人保护条例。无人监护的困境儿童可及时获得临时托底安置。4年来,南京共发生申请剥夺父母监护权案例30件,撤销监护权后由社区或区民政局担任监护人,儿童福利机构或爱心家庭养育。

  儿童的最好归属是家庭,最终还要融入社会。为达到这个目标,江苏创新“明天计划”项目,为残疾孤儿及时实施手术和康复治疗,让孩子们能克服障碍“站起来”。该项目还援助农村先天性心脏病儿童和住院自付费用在10万元以上重病儿童,已累计救助1万多名困境儿童。(唐悦)

    热门排行